pa100x35.gif 本篇文章獲選智邦網摘精選好文【12/2005】

 

(姊姊5歲,我3歲)

 

 




我還在排隊等註生娘娘點名的時候,妳已經是家裡的一個成員.妳的出現讓整個家族熱鬧了起來,也帶來生息;把我招進來.小小的妳更因此受到大家的加倍疼愛.認定妳是個帶福氣的孩子,妳嚴然成為天之驕女,卻沒有伺驕而寵.

妳從小嘴巴甜又有禮貌,是個非常有人緣的小孩.無奈妳的身邊總是黏著一隻害蟲--我.每每和玩伴嘻耍.我經常讓妳難堪;因為我不懂得玩遊戲,常常被同儕排擠.妳則為了我和小朋友吵架,甚而退出遊戲不玩,牽著我回家.

住處付近有個天主教幼稚園.有時,修女會開放園區邀請小朋友去聽故事,吃她們親手作的麵包.記得修女會先帶大家唱詩歌,兒歌.然後講故事.我年紀小沒耐性,總是狀況百出,問妳:『阿姊,什麼時候甲胖?(吃麵包)』.【聽完耶穌的故事就可以吃了】妳安撫著我說.過會我又說:『阿姊,我口渴』.妳跑去跟修女討水給我喝.片刻後,愁眉苦臉再問:『阿~~姊,可以甲胖了嗎?』.【等一下說完阿們就有胖可以吃】妳耐心的哄著快哭鬧的我.  妳知道我來只是為了吃.安撫拉起我的手在手心畫圖或出力捏了捏逗我笑!

那時候的妳也才幼稚園年齡.是不是因為我,使妳從小就有早熟的傾向? 在我眼裡,妳和修女一樣有耐心不會嫌我麻煩又愛哭.有幾次,妳趁我不注意偷溜出去.還是被我的豪啕大哭喚回來.妳牽著我要我別哭!我抹著眼淚像是妳的小拖油瓶跟著妳.

妳開始上小學後,我不能再時時刻刻黏住妳.妳讓幼小的我第一次嘗到難以表達的感受.以現在的形容詞那叫﹝失落感﹞.我因為不習慣,常常偷跑去學校找妳,為妳帶來困擾.妳一直沒有跟爸媽說.直到有一天.....我被摩托車撞倒受傷才爆發這件事,害妳被罵了好一陣.爸爸也怪媽媽對我的疏忽.只有我沒有被任何人責怪.



我教課的學生裡有不少是白人父母,東方小孩的組合家庭.這些父母經過復雜冗長的申請手續,等待1-2年的時間被審核通過後,親自飛到中國將小孩帶回美國正式成為一家人. 他們讓孩子接觸中國文化和學中文,父母從不忌諱告訴小孩,自己並非是原生家庭. 等孩子大了又帶他們回中國拜訪.

這使我想起小時候每隔一段時間.爸媽就帶著我們到故宮博物院付近去拜訪一戶人家.印象中次次都受到他們很熱情招待,對妳特別噓寒問暖.大人的話題也繞著妳打轉.每次到那裡,妳變得拘謹不多話,一直牽著我的手不放. 那時我發現妳和這家人長的好像.我想是湊巧,而沒有問爸媽為什麼? 每次要回家時,那邊的哥哥姊姊都跟著大人一樣紅著眼睛跟我們道別,頻頻問著:【什麼時候再來玩?】是因為每回在說再見時太感傷嗎?漸漸地,妳開始不想再去那邊作客,爸媽也不勉強妳了.

好幾年後,我是個國中生了.妳已經進入另一個花樣年華的階段. 我越長大越古靈精怪,不善言詞總是叛逆的用行動表達意見.爸媽頭痛又跳腳.妳成為我和爸媽之間最好的溝通橋樑.我們只差二歲.青澀少年維特的煩惱在妳身上就這麼輕易跳過?

有次,妳慎重其事的找我商量; 要我跟妳一起去參加婚禮喝喜酒.那天,好多人對妳殷切的招呼.在這個婚禮妳是重要的成員之一.因為新郎是妳的哥哥. 妳的身份特殊,自然是要坐在主桌.一個長輩準備要把我分到其他桌.我抿嘴臭著臉,十足跋扈的看著大人.似乎在跟大家宣示著:"她雖然是你們的家人.可是,她是我姊姊,是我的!"那時候我吃醋. 妳牽著我坐上妳的位置,自己跑去搬張椅子擠在一起.

參加過婚禮.有晚,我眼睛盯著電視沒頭沒腦說:『妳有很多哥哥姊姊耶』.妳吃著水果接著輕鬆:【我有很多弟弟妹妹. 知道嗎?養育之恩大於天.】我輕點頭眼睛濕了,不敢轉身看妳.那是我唯一一次提到有關妳的原生家庭.

從我上學後,妳開始成為我的家庭小老師幫我復習功課. 在我面臨升學問題時和爸媽冷戰;他們不認同我唸藝術,認為這是一條崎嶇不平的路,註定要辛苦一輩子. 妳為了幫我爭取機會跟爸媽吵起架.最後還為我的選擇作背書.由於妳的支持,我才得以如願以嘗.很多年後,我問起這件事.妳說妳看好我可以考上我心目中的第一志願.



長期習慣依賴著妳的守護和照顧. 剛到這裡時,我像缺了一隻手事事辛苦,整個人幾乎快被孤寂和挫折感吞噬淹沒. 幾年後, 妳說我來這裡變得開朗和獨立.很驚訝我在學校跟老師吵架,很難想像我一個人開車跨過好幾州搬家,妳心疼我到美國來吃苦.( 是的,很多事沒有妳的參與,的確走的蠻艱苦.)

唸書到工作,我碰到不少手足一起來唸書或移民.他們一起上課,過節....互相幫忙同進同出.讓我好生羨慕. 有時看他們鬧意見吵架,我仍羨慕有這個機會.在國外有兄弟姊妹相伴,等於有半個家在這裡. 我總是想起在台灣時經常依賴著妳.

自小,我雖然懦弱膽怯, 但是卻不包括怕黑夜,怕鬼,怕小昆蟲的個性.也因此有機會幫助妳. 那時妳已經上小學,還是怕黑又怕鬼.每當半夜要上廁所,妳拍拍我,要我起來給妳壯膽. 妳牽著閉著眼睛還在睡覺的我,推我先去幫妳開燈. 我站在門外等待,還不能無聲無息杵在那兒,必須和妳保持回應. 我知道妳害怕,便自以為是要安慰妳,經常脫口而出:『現在沒有鬼哦』. 卻造成反效果使妳更害怕焦急的叫嚷.

還有,我們也曾經因為共識不同而吵架.想來很莞爾~妳洗澡猶如貴妃泡牛奶浴.既要聽音樂又要哼哼唱唱,還要撒幾片花瓣.這是妳最享受的事.   一次,妳在洗澡...突然聽到妳的哎叫聲!我聞聲飛奔到浴室,看到妳臉色驚慌摔倒在浴室門口.而裡面是凌亂不堪.妳哭訴被蟑螂攻擊.我進浴室看了牆壁又看看妳. 沒送蟑螂上西天也沒有扶起妳,反倒是衝到客廳倒在沙發上哈哈大笑沒停.   妳生氣我棄妳不顧又沒馬上打蟑螂.我認為等笑完再去作也一樣. 也不知道幫妳打過幾隻蟑螂? 這一次未即刻幫忙又笑妳被蟑螂追到跌一跤,令妳又惱又怒.我們狠狠吵了一個晚上. 最後,收拾掉蟑螂,仍舊無法讓妳氣消.這是我們最嚴重的一次爭吵.


慶幸有妳這位姊姊當我的榜樣也包容我的胡鬧. 雖然此時我們相隔遙遠,而我們的情感在二個不同的空間裡,依舊在延續環繞著. 我會時不時地拿出蟑螂事件溫習和取笑妳到老. 等到我們活到120歲老摳摳, 很老很老的時候.阿姊~~我還是會繼續幫妳打蟑螂. 妳也將用佈滿皺紋的手牽著我.



 

    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hocolatemom 的頭像
Chocolatemom

巧克力,小辣椒和當當的雜誌

Chocolat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