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夏是讓人燥動的時分,濕黏取代涼爽. 那時就等著學期結束放暑假. 在學期末幾乎天天去冰店報到.  常趁著沒課的空檔和同學刻意到學校附近的菜市場去吃冰和閒逛.  一輩子逛最多傳統市場就屬那時期.



菜市場到傍晚就變成黃昏市場.周邊的小吃攤一一出籠,形成夜市.  撲鼻而來的香味讓人有幸福感~ 心裡盤算著要放那幾樣小吃進肚? 先吃冰好還是先買滷味邊吃邊逛再來作決定?  同學總覺得她跟了一隻烏龜在逛街,嫌我囉嗦極了.因為零錢有限而胃無限,我必須精準計算好呗.
 


有次照例又去那祭好五臟廟, 和同學打算直接去等公車回家. 卻又不小心受不了誘惑停在專賣油炸食品的攤位前. 買了炸粿&炸米血預備用來打發等公車的時間.  攤位前只一位老人在等. 我們看著老闆把東西下鍋, 一邊繼續著未完成的話題.  看鍋裡的東西只有我們的份量,讓我很好奇! 那老人是在等什麼?  很快的我們從老闆手裡接到美味的食物. 老闆蓋上鍋蓋,讓我很疑惑,就這樣嗎? 老人的那一份呢?


老人這時缓慢離開,把眼光放在其他兩旁的攤位上. 他的衣服只能用洞洞裝形容.背部比前面還破.  那種原是白色內衣已經發黃,又破到補都補不起來的程度.  褲子是兩腳長短不齊,用著紅色尼龍繩當腰帶繫在褲頭.


拉著同學故意走在老人後面
. 因為一直在注意他,忘形到沒邊走邊吃. 走到站牌,突然想作一件事;指著老人把手上的小吃推給同學. 同學馬上說『我就知道! 又來.反正就是很耍賴的硬把東西塞給同學, 賴到底就是~同學無耐碰到賴皮龜,奉送我一個白眼.勉為其難拿著小吃去找老人.

 
同學溫柔親切的叫住老人. 不知跟他說了什麼? 老人是一會兒擺擺手一會兒又直點頭才收下小吃.  他的手在褲子來回抹了又抹才跟同學握手. 遠看那畫面二人像是碰到舊識一般.  老人拎著小吃笑了起來.  我跟著笑.  


他們一起轉向站牌方向.  同學遙指這邊, 然後老人雙手十指合握,跟我作道謝狀.  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, 弄得我尷尬的臉紅很不自然的跟老人揮揮手. 公車站牌的人微笑看著~ 更令人渾身不自在.  同學回來抱怨我很懶,老是把事情推給她. 附帶提老人祝福我們以後都嫁好ㄤ. 想笑, 可是......


心中感謝同學很義氣幫忙完成最重要的階段. 看到老人的笑很溫暖. 想著老人的祝福話, 已經忘記身處在公車站牌, 也顧不得旁邊還有很多人,無法克制的哭起來.....  


幾年前回台灣,妹妹帶我去八里淡水玩. 碰到當時網路最熱門的一位賣鐵蛋的老阿輩,相信不少人知道這個故事.  當時下著雨,遊客稀少. 妹妹猜想老阿輩應該不會推攤子出來. 不過妹妹還是帶我去找.看到老阿輩的小小攤子正在淋雨著~我們馬上靠近攤子,他拿了一個鐵蛋給我試吃. 其實我不喜歡吃蛋.但還是硬吃下去,順便買了五盒鐵蛋.(買來作伴手禮的啦) 妹妹在旁邊就說,她早就知道我一定會這樣作. 雖然我買了不喜歡吃的東西卻一路笑~~~


回台灣玩時,也喜歡看電視. 看到介紹孤單老人的處境...看到哭! 家人就會大喊轉台! 碰到老人我就『招架不住』. 尤其孤苦無依的老者更讓人心疼~

 




出國前把捐血卡交給媽媽保管. 她很驚訝追問多次我何時捐了這麼多次血? 『媽~您平常養豬是養來幹嘛呢? ,我是這樣回答媽媽.  年少的我從沒想到去當義工. 平時除了學校, 課餘時間就是忙著打工, 表演和比賽. 也不知道自己還能作什麼? 但是看到捐血車會即刻挽起袖子.


跟媽媽千交代萬拜託
.身份證和其他什麼證件遺失可以重辦, 捐血卡一定要收好.
台灣的家經歷多次水災,土石流和大地震. 在滿目瘡痍中,媽媽都搶救下我的捐血卡捐血一袋救人一命,也可能最後救到的是自己和家人年輕就是有本錢.  捐血卡很快就蓋滿一張. (~在搜集點數嗎? !!) 沒想到捐到可以跟學校請公假去接受表揚領獎牌哩.


每次在捐血後
,捐血中心會寄來明信片告知血袋送往那個醫院由那位病人使用.幫對方作感謝. 當知道自己的血液被派上用場, 收到明信片比收到情書更興奮幾百倍, 所以持續在作捐血
那時候雖然也常去作慈善義演,還是認為捐血更有意義.   很遺憾. 到了這裡, 我無法再當個快樂捐血人.因為血紅素不足,次次被打回票.


 

  


在這裡,帶巧克力和小辣椒去作義工(Therapy Dog).受虐兒童那兒,因為受政府保護關係,不方便多說. 反正小朋友常吵著要找阿肥啦(他們都學會【阿肥】的台語發音) 


老人這邊說起來還挺矛盾;不用說兄妹倆喜歡去,我也是去的很樂意.只是每回要再去之前會開始憂慮,怕聽到有老人過世. 這種壞消息也不是只有一次. 每次知道就難過一整天! 我都記得巧克力和小辣椒是怎麼與他/她互動~~~~~老人常坐在那個位置, 會問我巧克力喜歡吃什麼?.....可是他/她走了, 巧克力還會找他/她. 看不到人,拉長脖子在找, 然後失望的嗚嗚伊哦伊....讓人看了眼框紅.


受虐兒童和老人,二邊都是值得去而又有意義的服務工作.因為長期接觸他們,我才知道狗兒對人的魅力和影響力超乎自己原本的想像.







從少年到現在還真是改變很多.我可以幫忙的事,不會再沒有勇氣去作.當初站在公車站有點莫名其妙的哭, 那情緒大概混合著感謝,感動還有氣自己的懦弱吧~ 

老人的樣貌一直在腦海中.那之後,常會在菜市場尋找他的蹤跡.希望可以再碰面,我一定會自己去和他接觸. 不懂當時自己為什麼會這麼扭捏? 同學曾問是否怕對方拒絕我的好意?我堅決否定. 可想破頭也不知道為什麼.  很多年後才知道,原來是缺乏勇氣.害怕與對方面對面. 那種眼神互視的接觸. 


對於賣鐵蛋老阿輩,年少的我應該是請有去買的朋友順便幫我買幾盒,絕不會自己跑去. 按照個性,捐血還是比較適合我.  若不是養狗,我大概不會去作義工也不會知道狗兒對人類是有這麼多的貢獻. 那些虐待,屠宰貓狗的人,下輩子真的會輪迴去當畜生.(我果然是貓咪漂洋過海就會變成獅子ㄟ)



我的能力有限,愛心也變成有限公司.只作微不足道的小事,心裡還是很快樂! 每個人付出一點點能力範圍內的時間,愛心和金錢,是可以聚沙成塔,幫忙其他人和動物.






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hocolatemom 的頭像
Chocolatemom

巧克力,小辣椒和當當的雜誌

Chocolat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