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北雨直直落(聽音樂請按play鍵)







常想著............
如果不是小學時轉學到鄉下就讀,
童年時期應該不會有太多兒時記趣?

還在北部時,
經常玩耍的地方是公園;
爬爬大型雕刻物 ,玩滑梯&蕩鞦韆,
了不起撈個小魚.
或是在巷子裡和同伴玩跳高,跳格子.
在家裡玩玩積木,
不能說不幸福!
只是等到轉學後~
才體驗到更多有趣的事.......


印象深刻的事是碰到下大雨;
老師會要全班把襪子和鞋子都脫掉,
光著腳ㄚ子上課.
才發現原來大家都不穿雨鞋的.

上體育課一有賽跑,
同學紛紛以赤腳展露實力,
起先我真的不適應.
大家盛傳赤腳才跑得快,
於是我也加入赤腳陣容!

學校有二個操場;
一個是打籃球,躲避球,排球的水泥場地.
另一個是有草坪,也有跑道的操場.
在這個旁邊是一大片的田和林子.

下課時
總是和同學們去那"探險"
抓甲蟲,螳螂,蜻蜓,打蜂窩,灌蟋蟀....
非得搞得灰頭土臉,
叫人一看就知道又跑去那野了!

入境隨俗,
因此和昆蟲們相親相愛了好一陣子.
這是第一次親手接觸到
以往只有在書本或電視看到的昆蟲們.
也喜歡上田野樂趣.


學校裡也是有流行風潮~
一陣子流行溜滑輪,滑板...
一下又流行球類運動,
動態發展成熟後轉入靜態活動......

不知由誰起頭?
蠶寶寶突然進駐校園裡.
那一陣子像傳染病一般迅速得到大家的瘋迷.
從高年級到低年級,
紛紛養起一條條白胖可愛,動作緩慢的蠶.

而且聽說,
若稱蠶為一【隻】可是會讓他們早夭,
務必以一【仙】為單位.(客家語或台語發音皆同)
人人也信以為之,
不願意破壞或挑戰這個傳說~
為的是希望蠶寶寶可以長大吐絲成蛹.

我也跟隨大家養起了蠶,
細心呵護照顧有加.
每天更換桑葉,清理他們的窩.
帶去學校和同學交換飼養心得~

後來發展到小有規模,
有不少人來購買,
可是第一次當起老闆娘呢!



那時生意興隆,
是因為我有貼心的買一送五活動,
即買一枚蠶寶寶送五片桑葉.

這背後可是很辛苦,
下課時騎著腳踏車四處採桑葉,
有時還要爸爸去幫忙.
當時我人太矮,
可以採集的桑葉有限. 

桑葉是一葉一葉摘下 ,
用衛生紙擦拭乾淨再用紙包好,
放入媽媽買菜帶回的塑膠袋.
一包包整理好放進冰箱,
隔日再帶到學校供應買家.
細心的程度實在比練書法強太多了.

媽媽一打開冰箱就開始嘮叨:
『冰箱是冰食物,不是拿來冰樹葉』.
所以桑葉的量也是要控制好,
總不好冰放一大堆桑葉惹媽媽氣.
因此也變成
我的桑葉是最新鮮而搶手.

每晚睡前,
拿大盆子加水,
中間放上一塊磚,
形成護城河.
才放上我那群白胖小子們的窩,
就怕螞蟻來騷擾,
這可是很重要的事.

但有幾次
仍被團結的螞蟻雄兵,
一排排的臂力橋給攻佔.
好幾個早晨
我哭喪著臉哀哀叫在清理可憐的蠶寶寶.

隨後
讓我看到螞蟻,
是來一隻殺一隻,
來二隻殺一雙.
通通殺無赦!!!



弟妹們認為我養的是毛毛蟲,
對於這些可愛的小小白是敬而遠之.
殊不知
飼養蠶寶寶那陣子,
姊姊我著實賺了不少零用錢,
才能經常帶他們去抽糖果買零食吃.







蠶寶寶流行退燒後,
校園裡並沒有馬上陷入平靜,
取而代之掀起熱潮的是寄居蟹.
流行之初,
我並不特別熱衷~
直到同學送一隻小蟹子給我,
才跟著大家一起發燒.

小蟹子不像蠶寶寶那麼嬌柔難飼養,
喜歡把他們放在手心,
看他們背著殼小心亦亦探頭探腦,
躡手躡腳的走動....
手心被撥弄的癢癢而發笑!

慢慢等小蟹蟹長大,
自動離開原本的殼,
光溜溜的模樣很是滑稽也可憐~
急煞我們這些小主人幫他們尋窩.

山城只有溪流,
要檢到貝殼著實不易.
於是全民運動之一,
就是帶著小蟹子游走各個班級,
進行交換小窩的活動,
也就是換房子.

這時候已經不分年級,
一心只為了幫自己的小蟹蟹找到新的落腳處.
因為大家都會碰上這種換屋情形,
每個人都顯得熱情又熱心,
後來也因此變成好朋友呢.

交換成功時,
場面總是相當熱鬧不已.
那種感覺像是送了一棟房子給別人,
有著無限驕傲~

每節的下課十分鐘,
校園裡的嘻笑聲.
在各個角落一波又一波的傳出~~~







養寄居蟹後的一個暑假,
去夜市玩撥珠子台得到一對小白鼠.
老闆讓我選了二隻,
可是得自己掏腰包買竹籠.

小竹籠裡附有飼料和水的盒子,
還有一個轉輪是給小老鼠玩耍的設備.

爸媽並不贊成養小白鼠,
認為壽命短,說服我送人.
說什麼我也不願意!
畢竟這是我的新寵物,
也是戰利品, 還花錢買了竹籠,
豈可輕易送人.


爸媽常故意問: 那一隻是公? 那一隻是母?
他們是夫妻? 兄弟還是姊妹?
問得我搔頭聳肩不知道啦!
性別對我來說並不重要.
只知道一隻比較強勢,
老霸佔轉輪玩耍,飼料也吃得快又多.
另一隻就比較靜.

看他們玩轉輪吃東西,
可以看得津津樂道.
小白鼠吱吱叫時,
還會不由自主跟他們講話,
自己高興上好半天.


爸媽問我是否幫他們取名字了?
為了取名字還讓我想好久.
家裡已經有一隻小白(狐狸狗)
自然不能再重復.
就依照體型取名【
大窟】和【小窟】
(台語發音;大肥,小肥之意)
爸媽覺得名字很聳,不過還算貼切.

二隻小老鼠是否該養在一起?
白天我去上學,
聽說大小窟經常吵架,甚至大打出手!
吵的吱吱喳喳....
連小白都對他們旺旺叫.

大窟一向霸道,
無視於小窟的存在.
只要我在家一定出面仲裁.
基本上是偏向小窟啦!
在竹籠中插上半個墊板隔開空間,
讓他獨享轉輪.

過街老鼠人人喊打,
而我打不下手.
只是驅趕就算!
我不怕老鼠和昆蟲類,
也許來自小時候飼養的經驗.






在山城的童年一直讓我有很多的回憶~
除了上學,
我想我是非常樂意與昆蟲們為伍.

那時候的同伴樣子也一一深印在我心.
帶我去採橘子,龍眼....
偷吃正在醃漬的梅子.
幫忙同伴洗竹葉用的是天然的山泉水.
學如何撈蝦子,摸蛤蜊.養沙蟲
晚上相約捕捉螢火蟲.....

他們還教我這個城市鄉巴佬好多童玩;
像用筷子作槍彈橡皮筋, 圓形紙牌, 打彈珠,
玩沙包, 四片竹,踢毽子.....

而踢毽子還有口訣闖十關;
一手心, 二手背, 三手盅, 四上肩, 五上頂,
六上背,七右踢, 八左踢, 九後踢, 十拋接
(每踢一下,將毽子踢到指定的地方)

還沒轉學前,
我是個愛哭的小跟班,
還是個悶葫蘆.
個頭又比同年齡孩子瘦小.

人因環境改變,環境也塑造人.

自覺相當幸運後來住在樸實的小鎮,
那兒蘊藏著最自然豐富的資源~
陪我度過孩童時代.
我變得喜歡運動,長的高壯,
個性開朗自信又笑口常開,


童年離我遙遠了,
還是會不經意想起當時情況~
那個愛四處跑,
到處嘗試新事物的小孩子.......


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hocolatemom 的頭像
Chocolatemom

巧克力,小辣椒和當當的雜誌

Chocolatemo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7) 人氣()